樊笼杂记

千万条路,总在走偏

在零摄氏度的土地上
没有方向
不分昼夜
无论冷暖

白夜之行

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,投缘的不一定意趣想合,搁着皮囊,冷漠无视地擦肩而过,与那些平行的命运共同体

朋友

想起了再也回不去的夏天,在草地拉提琴的夏天

年月

时间长河逆流而上,同行的人越来越少,岁月待你们都好

1 / 5
© 尤恩 | Powered by LOFTER